LED照明除了在公共照明和商业照明领域已打开市场之外,作为当前古镇已经投入使用的最高端灯饰商贸综合体

LED行业的春暖,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海外市场需求增长,LED照明为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接受。在国内,LED照明除了在公共照明和商业照明领域已打开市场之外,几乎难入寻常百姓家。

去年房地产市场低迷所引发的寒潮,如今正因为多项政策红利逐渐退去。近期多地商铺租金迎来近十年最大降幅,也帮灯企大幅减负。

回眸中国照明行业已走过几十载,从解放前的寥寥数家,发展到现在已涌现出无数优秀照明企业,这也预示着照明市场的需求每年也在不断扩大。中国照明市场从最初的单买单卖的传统渠道模式,在不断向新生的工程渠道模式扩展,而工程渠道的中坚力量照明工程公司也在如雨后春笋般发展壮大。据不完全数据统计,全国有上千家大大小小的照明工程公司,每年完成照明产品销售上百亿元,这些照明工程公司占领了巨大的照明工程市场份额。奥运、世博、亚运让我们看到灯光、照明的流动光彩,照明工程无处不在!

价格是主因。任职于一家从事LED照明灯具生产商的市场专员小张告诉记者,尽管LED灯具价格一降再降,但与传统节能灯相比,高昂的价格仍让不少普通消费者望而却步。

外部环境似有好转迹象,但源自于产业内部的多种隐忧,仍制约着中山LED照明灯饰产业带快速突围的步伐。在一个缺乏高效协作的产业分工体系中,面对大而不强的尴尬困境,这个千亿集群如何紧扣行业转折点,立足创新破茧成蝶?

照明工程的建设,不仅涉及到传统的市政照明设施。目前,中国照明工程仍存在良莠不齐、市场混乱的现象。而哪些照明工程公司实力强大?哪些照明工程公司信誉良好?似乎没人能给出满意的答案。为了更好的引导用户对照明工程公司的了解和认识,阿拉丁照明网于2012年推出中国照明工程公司百强评选活动,并将于2013年6月10日广州国际照明展同期举办阿拉丁六方国际峰会,为获奖单位颁发证书和牌匾。

记者在中山一家大型超市看到,同样为5瓦的灯泡,飞利浦品牌的节能灯售价仅有10元,而一家深圳当地厂商的品牌LED灯泡却卖到了60元左右。

1、市场现状:两个一增一减促调整

日前,阿拉丁照明网记者就工程公司百强评选活动评定标准与近日住建部所调研的照明工程施工资质的合并或取消的项目等问题,与资深城市照明管理者、杭州市城管委韩明清博士进行了深入的沟通。

单纯从功率看并不能看出性价比,同样为5瓦的灯具,LED灯光效要比节能灯强,使用寿命也要更长些,而且不含汞,更环保,更节能。飞利浦Lumileds亚洲区市场总监周学军认为,随着芯片价格的下降,灯具生产商成本降低,将让惠于普通消费者,价格和性能上的优势将促使更多的人接受LED灯具。

三年不变价,最低25元/平方米。驱车从中山市区经沙古公路前往古镇,不时可以看到印有这个广告语的户外广告牌。

质量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评价标准既要有数量指标更要有质量指标

不过,周学军也不得不承认,节能灯在未来两三年内还将继续占据民用照明市场的主角地位。总体而言,公共照明、商用照明领域已占到整个市场的70%左右。这个市场的份额已经足够大。他说。

作为当前古镇已经投入使用的最高端灯饰商贸综合体,近期星光联盟大幅调低租金的举措,在整个行业引起较大反响。经过调整后,星光联盟负一楼和十楼的月租仅为25元/平方米,最贵的一楼商铺月租也仅为80元/平方米。

中国照明工程公司百强评选活动奖项设置包括综合百强和单项奖,在评定工程公司如何才能达到综合实力、技术实力、项目实施效果等评判标准的问题上,作为该活动的专家评委韩明清认为,评定标准应该包括两大层面,一是数量层面,比如说公司注册时间、成立时间、注册资金、资质高低、年工程量、项目案例,这些都是数量性的评价标准,可以判断企业的起步早晚、规模大小、服务范围、市场覆盖面的状况。

但在华润矽威总经理方乐章看来,中国大陆民用照明市场需求会更快,2014年将出现大量采购。明年中国大陆的LED应用市场可能会有翻倍增长,目前LED灯的出厂价格已经降到每瓦1.38美元,进入家居市场已经没有价格障碍。他说。

或许这是古镇灯饰卖场近10年租金降幅最大的一次。近日琪朗灯饰古镇中心总经理魏伟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深耕灯饰行业多年,在魏伟明的印象中,以往虽然租赁市场也会根据市场行情适当调整租金,但幅度大多维持在5%10%。这一次,古镇不少卖场的租金调整幅度远超以往,部分卖场租金下调幅度甚至达到30%。对于它们来说,这是保本价,基本没有盈利空间。

第二个层面是质量性的评价体系。质量对一个企业来讲是有生命的东西,是所谓的核心竞争力、市场生命力。他强调,作为真正好的企业,最关键的是在产品质量上,数量上的评价体系都应该有,还要有质量性的要求,比如说合作项目的品质,工程的寿命长不长,业主的口碑如何,社会的反响好不好,包括老百姓怎么看,专家怎么看,这就是质量性的东西。此外从效果方面看,技术上有没有创新,设计有没有新意。因为工程公司主要是负责安装,包括设备的采购和安装、调适,这是技术基层方面有没有创新,安装方面有没有创新,施工组织方面有没有创新。这是评价体系的两个标准,质量更加重要,是真正的企业实力。人员多没有用,业绩大也没有用,战斗力才是最重要的。

从节能效果看,LED灯具在家居照明使用中并不明显,普通家庭一天使用电灯时间大概在6个小时左右,一个月耗电度数与普通节能灯差不了多少。在商业照明领域就大不同了,酒店几乎24小时开灯,安装LED灯后节能的效果更显著。惠州元晖光电副总经理施毓灿认为,LED灯更适宜商用照明领域。

5年前,古镇最旺的商铺月租可达到150元/平方米。如今,主流卖场租金较贵的商铺也不到100元/平方米。市场调节之下,部分小商铺的租金甚至降了30%,几乎是亏本经营。古镇中兴大道上一灯饰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就算铺租降了,不少灯饰广场还是没有招满,几个大卖场目前各自还有十多个铺位在招租。

古镇商铺租金的下滑,仅是中山灯饰产业遭遇寒流的缩影。在此轮市场调整中,同处于中山西部灯饰光源产业带的小榄镇与横栏镇,也无法独善其身。究其原因,广东省灯饰照明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陈凌云用了两个一增一减来总结。

第一个一增一减,是指企业数量的增加与市场容量的减少。由于灯饰行业准入门槛较低,近几年来国内许多城市都在引入灯饰产业链,使得灯饰企业大量增加。分蛋糕的人多了,但蛋糕却在不断缩水:自2014年开始,国内房地产市场步入调整期,百城价格连续大跌,市场整体出现供大于求,令灯企苦不堪言。陈凌云介绍道。

魏伟明表示,今年LED和传统水晶灯的市场容量也在持续萎缩,幅度在20%30%之间,市场竞争堪称惨烈。

第二个一增一减,是指成本的上涨与利润的下滑。企业成本方面,近几年来工人工资大幅提高,给企业带来巨大压力。在销售端,不良的竞争却导致价格战不断,销售价格越来越低。一增一减之间,企业难以承担重负。

陈凌云坦言,中山灯饰产业以中小型企业为主,面对较为不利的市场环境,许多企业坦言利润已经降到临界点,在生存与倒闭的关口徘徊,难以承担高昂租金。

1234>

2、结构危机:缺乏龙头灯企 产业大而不强

2014年,中山市政协与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联合组织专业人士,深入调研古镇灯饰照明产业后,对古镇满天星星不见月亮的现状感到担忧:

古镇灯饰产业以加工装配为主,99%以上都是小微企业。全镇约6000家企业生产灯饰,另有4000家企业做配套,年产值仅200亿元,多数企业的产值偏小。据权威数据统计,到2013年,古镇灯饰企业中年销售额1亿元以上的仅13家,10亿元以上的仅1家,20亿元、30亿元以上企业还是空白。

在定位为中国照明灯饰产业基地的横栏镇,目前6000多家工业企业中灯饰生产厂企就达4200多家,占企业总数近七成。此外,与照明灯饰相关配套的五金配件、塑料、包装印刷、物流仓储等企业1000多家,龙头灯饰企业同样缺乏。当前主攻新光源的小榄镇,能在业界叫得出名头的也仅为木林森一家,仍是缺乏月亮。

在产业集群成长初期,众多小企业相互竞争融合激发市场活力。然而,在行业兼并潮此起彼伏的当下,大而不强正成为西部灯饰光源产业带的一大隐痛:当三个镇区仍以中小企业打天下之际,国内许多龙头灯企已经在加速开拓市场推动行业洗牌:

从去年至今,LED行业并购频繁。据调研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LED行业并购案整体金额为60.7亿元,而今年的18月份,并购金额已经达到293.1亿元的规模。近期,卓耐普、欧密格、雷特科技等6家LED照明企业陆续挂牌新三板,嘉美照明、朗士照明、托维照明等大批企业据传也已启动上市计划。

市场调整期企业心态各有不同。有的企业重点抓现金流,不敢投资,有的企业则是逆势加快扩张步伐。中山中小灯饰企业众多,但绝大多数企业不具备上新三板的条件,更别说IPO上市。培育龙头企业引领行业,对于政府而言任重道远。陈凌云说道。

3、产业突围:立足传统优势升级产业链

产业增速开始放缓、企业并购重组加快当中国灯饰行业迎来变革之际,以古镇镇为核心的中山西部灯饰光源产业带,也在酝酿着一场全新的变革。然而不管是古镇加速掘金智能照明市场、小榄镇专注LED新光源,还是横栏争做深圳灯企落户中山的桥头堡,其指向都十分明确:以创新变革产业链,力筑星月同辉格局,力争将传统的灯饰产业集群升级为创新集群。

在古镇,中山大学古镇半导体照明研究中心正致力于将智能家具系统产业化,同时推动相关的行业标准制定。该中心常务副主任李军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智能照明已经成为照明行业未来重要发展趋势,过几年就能进入寻常百姓家。业内人士预计,仅20142015年两年智能照明行业将额外提供至少600亿元人民币的市场空间。

为了争夺上述市场,包括中国中山知识产权快速维权中心、中山市知识产权展示交易中心等在内,古镇多个公共服务平台已相继投入服务并初见成效,形成了公共技术创新平台支撑转型升级的运行机制,为1500多家中小企业提供了外观设计、技术合作攻关等服务。

34>

据统计,单是2014年中山大学半导体照明技术研究中心,就为古镇30余家企业提供技术支持,涉及项目数量达40余项,发明专利7项,实用新型专利6项。

在横栏镇,依靠下游灯饰产业集聚效应和完善的产业配套,也开始找准自己的定位,力求成为深圳灯饰企业落地中山的桥头堡。日前,全国照明行业首家创客空间深圳造明公社就落户横栏,成为横栏未来打造灯饰产业创客空间的孵化基地。

大部分创客只是将他们的创意DIY出来,造明公社想通过行业的跨界整合,将创意产品商业化、产业化。造明公社创始人石勇军表示,造明公社落地中山,将依托横栏、古镇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把互联网思维融入灯饰照明产业,将广、深两地技术成果、设计资源导入中山的传统照明灯饰产业。

因缺乏灯饰产业配套资源,伍建国也从深圳前来中山成立自己的第二家灯饰公司,落地横栏最年轻的工业区永兴工业区。工业园内几乎任何一家生产灯饰成品的企业,在它周边方圆几百米的范围内,一定能找到相关配套服务企业。横栏镇经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同样的厂房,深圳的月租金是30元/平方米,这里是12元/平方米左右,便宜一半以上。这里工人的工资也只有深圳的一半。伍建国表示,相比深圳,厂房租金、人力成本、交通、物流等方面,横栏都更具吸引力,而自己更看重的,还是横栏日益增强的灯饰照明产业集聚效应。

据横栏镇镇长曹富全介绍,横栏今年积极参加深圳招商引资推介会,与国内外灯饰行业的龙头企业交流对接,努力引进35家产业带动和创新能力强的大中型企业。

创新样本古镇灯饰借力互联网+拓展新玩法

当国内灯饰产业步入新常态之际,各种全新的商业模式也在蓬勃兴起。整个行业变革的速度甚至令不少龙头企业直呼跟不上。谈及近期灯饰行业最热的词汇,或许绕不开一个关键词:互联网+。在新型专业镇的建设道路上,互联网+灯饰,成为不少灯饰企业发力的重点方向。

不创新商业模式难突围

对于照明业而言,营销模式已到不得不变的关键期。阿里巴巴和苏宁的联姻,对整个灯饰行业触动很大。古镇灯饰产业如果不创新商业模式,很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突围。对于行业正在发生的变革,琪朗灯饰古镇中心总经理魏伟明深有体会。

在魏伟明看来,古镇许多企业多年来缺乏创新意识。不管是在产品的更迭还是渠道的推广形式方面,都是因循守旧、固歩自封。2015年以来互联网+风潮席卷各大传统产业,借助互联网+,照明行业的想象空间、新玩法将大大扩展。

事实上,互联网在整条产业链中的作用,已不再单纯满足于传播信息和完成交易的角色,它更深层次地体现在综合服务,尤其是在智能工厂、智能生产与智能物流等领域。

中山大明光电总裁阮飞表示,在终端市场,其实产品的服务价值要远远高于产品本身的价值,现在的整个照明行业只强调了灯本身的价值。目前电子商务也只是在卖产品,并没有对其附加值进行升级。无论是生产企业还是目前所谓的销售商,如能借助互联网+探索出新商业模式,必将给整个行业的发展注入新的力量。

34>余下全文

借大数据反向助推行业创新

互联网+照明这道命题,灯饰企业究竟该如何解?

光为照明董事长周檀煜表示,照明行业与互联网+的结合,即是O2O、O2O+等模式,即O2O模式与其他模式的有机结合,对于未来照明行业的发展起着引领作用。不仅越来越多的照明企业在互联网上砸下重金,传统渠道卖场也会逐渐考虑向网络直接销售转型。

亚明照明总经理李志君表示认同,客户的体验和价值是根本要素,互联网+照明既能保障产品与行业的升级,也能借助大数据反向助推行业创新。

据悉,围绕着互联网+照明这个主题,古镇不少灯饰企业已经在积极探索。由广东暴风科技有限公司独家运营的Deng.com灯网,就于近日在古镇镇开设首家O2O线下体验店。按照该企业规划,今年计划在全国开设300家线下体验店,争取3年线下体验店达到3000家。

该企业总经理梁锡坤表示,Deng.com灯网在古镇镇开设首家体验店,想通过网购平台+实体体验店+客服支持中心三大系统结合,解决电子商务在灯饰行业的平台、物流、终端售后服务等短板。体验店包含实体商品体验及在线购物两大功能,将推出72小时内发货、15天无条件退货等服务。

观察

接轨新光源时代企业亟待自我革新

2015年,国内灯饰行业步入新常态。在中山西部灯饰产业带,许多灯饰企业难以适应市场变化,直呼生意难做。

事实上,经过30余年高速发展,中山西部灯饰带早已非常成熟。以往的每次市场调整,通过集群内部的自发调解机制,许多灯饰企业都能安然度过。只是这一次的市场变革,似乎并不是那么轻易可以应付。

艰难,首先体现在行业洗牌的加速,尤其是在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的LED领域。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LED行业并购案整体金额为60.7亿元,而今年的18月份,并购金额已经达到293.1亿元的规模。在此背景下,LED领域大规模的倒闭潮在所难免。

艰难,还体现在新商业模式的冲击。当许多灯饰企业大呼订单减少时,同样在这里,据闻借助互联网+的思路某企业网上月销量达到近千万元。而西部镇区目前经营较好的灯饰门店,月销售额目前顶多也只能达到三四百万元。

当前,照明行业前所未有地站在与互联网深度结合的路口,转型已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对于灯饰企业而言,当前碰到的难题不断,但最为艰难的,或许是自我的改变与革新。记者采访中发现,谈及转型,许多企业最为割舍不下的,便是自己深耕传统领域积累多年的优势。

如许多专家所言,中山当前的灯饰产业,其优势大多建立于传统光源的基础上。当光源遭遇颠覆性变革时,多数企业必然难以适应。若是在以往,按照旧有商业模式咬紧牙根坚持一下,或许便能挺过寒潮。但在如今,如果不打破惯性经营模式主动融入变革,或许在灯饰行业新常态下只能遗憾退市。

而对于中国灯饰行业而言,此次洗牌也是意味深长。传统灯饰产业门槛较低,近年来内地许多城市纷纷前往中山招商,带走了大批从事生产加工的中小灯饰企业。行业蛋糕缩小,分蛋糕的人在增多,洗牌在所难免,但整个行业洗洗更健康。如果没有自我变革的决心,没有打破惯性模式的勇气,在灯饰产业新常态下这类企业只能被清洗出市场。

3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京葡电玩-棋牌娱乐场388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